台南‧阿烏咖啡 AU cafe

台南‧阿烏咖啡 AU cafe since 1998

logo.JPG

網誌:https://boylondon.tw/2011-04-18-181/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開山路201號
GPS:120.12.34 22.59.14
電話:06-2142238
營業時間:09:00-16:00
消費時間:2011.04
公休日:周一
價目表:網誌有

menu.JPG

喝咖啡是一種「生活儀式」,咖啡館,則是一所所的「殿堂」,殿堂可以華麗壯闊,格局宏偉,但也可以簡單到,就是路旁的一桌一椅。

門口喝咖啡2.JPG

開山路延平郡王祠對面,是成排的老金龜樹,古樹雄渾,枝葉參天,隱身後面的店家,莫不將自己的扛棒做大做粗,就怕別人看不到,但也有低調如阿烏咖啡,騎樓邊又種了一排植物,將自家徹底的藏了起來。

店外觀.JPG

店開了12年,但若不是從枝葉間瞥見這處天地,很容易會錯過這家小店。

門口.JPG

阿烏咖啡的旁邊有間很多人以為是廟的天主堂,可看性並不會比延平郡王祠低,建成於民國53年,年代並不久,當時的台南教區羅主教買下這間房屋,欲興建一座天主堂,因台灣受漢人文化影響,拿香拜拜的習俗根深蒂固,為了要吸引注意,讓拿香的人不會排斥進來看看,他從延平郡王祠的中式建築得到靈感,便設計了一座以黃牆綠瓦,紅柱青窗…等中國傳統建築語彙構成的宮殿式天主堂,希望可藉著中式建築西式文化的衝擊,來相互交談與研討,佈達更多基督福音。

IMG_9672

裡面的可看性也很高,右手邊牆上的耶穌復活圖,取材自孔子周遊列國的圖像畫法,聖母的名字則取為中華聖母,另外天頂的藻井、斗拱及祭台、聖龕柱子上的對聯,祭台前的香爐則是天主教允許漢人信徒敬天祭祖的具體措施,祭台上還刻上了「祭」字,教堂內也有肅靜的屏障,門口的對聯則寫著,中華大孝尊天存誠起敬,聖母一心濟世護國安民,這是多麼宏大的胸懷。

DPP_9564.JPG216243_1918424836105_1106521829_32244368_1922686_n.jpg

在路旁的中華聖母雕像,同樣的也代表了文化的融合,慈愛的聖母抱嬰象,瑪莉亞身上穿的卻是漢服,與一般天主教堂的大相逕庭,聖母像旁邊有曲折小路,可通往府前路的地方法院院長宿舍,這裡是清朝府城官員遙拜皇帝的萬壽宮遺址,永豐餘何家的華美祖厝也在這附近,何家另有一棟在安平延平街永泰興蜜餞旁。

DPP_9563.JPG

同條路上另外有2間當地信仰的廟宇,六合境大埔福德祠及小南城隍廟,阿烏就位在中華聖母堂與福德祠中間。

DPP_9565.JPG

阿烏咖啡的斜對面,現在的延平郡王祠臨時停車場,有棵大榕樹,以前設有攤位,其中一格是府城竹木書法家陳明亮的攤位,他師承玖公,也是畫家席德進的好友,1994年時跟朋友租下攤位,樹下就是他工作及朋友朋聚會的地方,性格剛烈的他,極重義氣,交了不少藝文好友,早期從海安路拓寬、延平街事件到公會堂的保留,都可看到他的身影,不少外地來府城的藝文界人士,都會先到延平郡王祠旁的榕樹下拜碼頭兼喝茶歇腳,1997年,由台灣府文化學院策畫的,為開山路的金龜老樹慶生,安排了當時著名的盲人歌手李炳輝、金門王,在他店前的榕樹下演唱,同年冬天,台南、波士頓兩城交流的「雙城記」,也由陳明亮出面,在榕樹下招待波士頓友人,讓西方藝文工作者體會當代台灣的喝茶文化,後來2005因市府所謂的好望角計畫,打掉了延平郡王祠旁的圍牆,停車場攤販也一併拆除,不久後,2008年,他也去世了,但這一生,他勇猛走過。

圖七/台南.波士頓〞雙城記〞.jpg

每條路都有它獨特的性格和風景,府城的每個角落,都有不少像這樣的故事,坐在騎樓下,給咖啡一杯時間,將心情放空,但嚴格說起來,府城適合像歐美國家喝街頭咖啡的地方並不多,一來人行道不彰,騎樓多半臨路,二來機車太多,有些近到像海安路的露天咖啡座,機車就在身旁呼嘯而過,開山路是因多了可供人停車的紅磚人行道,才有辦法供阿烏生存。

DPP_9566.JPG

阿烏咖啡的店內很簡約,一邊是工作吧台,老闆緩緩的調整研磨器的刻度,磨出精細剛好的粉粒,在桌面咔咔敲了幾下,然後填入義式咖啡機,沖出一杯咖啡,一連串的動作精確不拖泥帶水。

站在階梯上拍.JPG 

等咖啡前,別忘了要杯水喝,店內的水杯是鍚製鍍黃銅,長年的使用下表面一片片像鏡頭圈圈散景的花紋,已爬上些許鏽蝕痕跡,如果每家咖啡館都有所謂的印記,這水杯讓人一看,就會知道是阿烏咖啡。

別忘了喝水.JPG

安頓好心情,喝口水,店內的桌椅也只有3組雙人座,素雅的牆面,某些地方略顯斑黃,鋁質的三腳圓咖啡桌,配上環背式休閒椅,卻不會對磨石子地板風格造成衝突,老闆也很會選音樂,下午時間,Cold play的專輯,鋪陳出的英倫Brit-pop氣息,飄浮在咖啡香的空氣裡。

室內座位.JPG

來阿烏,一定要點的是三明治,三道經典的蔬果三明治,分別取名為卡布里、巴哈及Pesto,另外還有乳酪果醬三明治,我點的是香蕉乳酪,中間包了切段的香蕉及cream cheese,香蕉的清香十分輕盈,配上烙了鐵網痕的土司,酥酥脆脆的,即使中午已進過食物,仍難以抗拒下午茶的誘惑。

冰卡布、冰拿鐵、古月餅6.JPG

但相形之下,阿烏的espresso,質感(Body)單薄,浮上的口感(Flavor)也被牛奶整個沖散、消逝,比較可惜了些,不過的確不需要每間咖啡館的espresso,都一定要操演的像蕭邦的行板與大波蘭舞曲般莊嚴,從開頭的流暢到轉折之後以壯大的三拍子節奏堆砌出華麗隆盛的過去,悲哀與憤怒的現在,以及對未來的憂鬱預感。

就輕快點,像小狗圓舞曲般翻轉,然後活潑的結束也不錯。

冰卡布、冰拿鐵、古月餅.JPG

接近下午4點打烊時間時,空閒了下來,吃素的老闆拿出蔬果,清洗乾淨後,用刀子仔細的分切成兩份,從櫃子上拿了瓶橄欖油,轉開瓶蓋後聞了聞,再倒入碗裡,做了兩份蔬果沙拉,當成午餐。

老闆自己做了簡單的蔬食沙拉.JPG

這種個性小店,是有溫度的,老闆很容易記得常來的客人,送上咖啡後,聊上兩句,或天氣,或人生,或狗,不像都會區的連鎖咖啡店,坐在透明玻璃窗後的高腳座位裡,看著人來人往的都會男女,邊啜飲咖啡,即使店內鬧烘烘的,但有時卻彷彿置身在孤絕的荒涼異境裡。

門口喝咖啡,老闆跟客人閒聊.JPG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