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紙藝術大有故事 楊士毅靠文字傳達創作初衷

剪紙藝術大有故事 楊士毅靠文字傳達創作初衷

「對我來說,文字比剪紙重要。」擅長以影像創作的楊士毅(朋友都稱他阿貴),近年將他對於母親、大地,以及世間良善事物的感動,化為一幅幅剪紙藝術創作,帶到人們眼前。

每幅作品的背後都是一個故事:為了將台南介紹給更多人,他剪出一幅鳳凰放下翅膀守護台南的大型創作,想告訴人們,「這個時代力量太容易取得,但重點不在於你多有力量,而是有沒有為人帶來好生活。」

他在新竹則剪出伯公(土地公)、風,以及都市農田的裝置作品,在在提醒人們,不要忘本,不要忘記這片土地默默提供給我們的一切。

「我的創作都是從文字開始,創作形式只是傳遞故事的糖衣,背後的文字才是力量。」阿貴說,要剪出一幅美麗的作品並不難,難的是在於有沒有辦法用最簡單的文字,去表達創作初始所接收到的感動。

孩子拿著一朵花卻遇到了老虎,老虎問拿花要去哪?孩子說:自己幸福要給人祝福。老虎抱著孩子說:那我保護你。

自我要求嚴厲的他,在文字方面更是加倍嚴格,每幅作品搭配的幾行文字,往往耗費兩三個小時、修改數十次才完成。「因為文字是思想,是直接進入人心的工具。」他時常提醒自己,要對寫出來的文字負責;文字被他人看到時是否能產生好的影響,這是他寫作時唯一的依歸。

「簡單」二字是阿貴在檢視自己文字時最重要的原則。「幸福應該是簡單到沒有技術門檻,文字也是。」他認為文字越是簡單白話,越能讓閱讀的人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相對地,簡單也讓人無所遁逃,背負起必須去實現的責任。「當你透過被壓縮到最簡單的文字去表達感動時,這些文字就會非常有力量。」

於是,不論在剪紙或文字中,他總是把深刻的體會收到細微裡,讓人能在一朵花裡看到幸福。「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用簡單白話的方式說出一句美麗的話,這就是他的簡單哲學。讓大家看到花朵裡有天堂,相信幸福就在身邊,心就可以安定而不急躁。

相較於單純的圖畫與影像,文字一不小心就容易淪為說教,這是他使用文字時不斷提醒自己避免的事。透過反覆的自問:「楊士毅,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去說這些?」透過不斷去除自我在文字裡的角色,讓文字能更忠實地去傳遞感動。

他跟我說:每顆渴望分享的心就是銀河流動的方向

2007年參與雲門流浪者計畫時,他曾在一片山谷裡看見一朵花,他問花:「沒人看到你,為何你要開花?」

突然間他明白了,一朵花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專心地成為它自己,花開花落背後是一份對生命的全然接受,所以能自在開放。「不要去追求定位,人反而容易看清本分。」

由於出身困苦,自小只能使用文字這不昂貴的方式進行創作,「文字或語言,是老天給每個人最好的禮物。謝謝這世界有文字的存在,讓我在沒有人要我的時候,有了一個出口。」

於是二十年來阿貴累積了幾十本日記,這些日記裡的每一字句,都是他與自己的對話,如同一把又一把犀利且毫不留情的刀刃,切開有著層層保護的外衣,讓它誠實地面對自己。

「文字的力量來自誠實,我所練習的不是文字的技巧,而是如何誠實用文字面對自己。」至於未來,阿貴坦言並沒有任何規劃,唯一擔心而提醒自己的,「是否能繼續保有初心」。他說,當他看到一片由一顆小種子變成的森林,他彷彿聽到森林在對他說,「精彩是必然的,不必擔心結果。」

心就安定了下來。因為持續抱著這樣的心情創作,阿貴的文字總是透露出謙卑、安定而溫暖的力量,「只要專心專注,就是一種速度,就會拉近與未來的距離。」他這麼說,也這麼寫,簡單,像一束光。

楊士毅

用攝影、影片,以及剪紙來說故事的人。朋友稱他為阿貴,與他見面總是先來一個擁抱,聽他說話總是容易眼淚潰堤,最大的特質是真摯與溫暖,期許讓良善的人事物透過自己傳遞給更多人。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