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鶯料理整修大事記】 預計2013年底開放

賴清德

位於中西區天壇旁的「鶯料理」,曾是日治時期全府城最高級的料亭,戰後沒落,一度成為台南一中宿舍,甚至傾倒殘破。直到10年前在文史界的遊說之下展開整修,終於在2013年7月由市府工務局完成重建,未來將由文化局審慎規劃空間運用及參觀動線後擇日開放。

鶯料理的創業者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及夫人,今拜會市府,帶來多件鶯料理當時開業時使用過的器物,供市府文化局典藏。與天野久吉母親為多年世交的台灣友人,高齡92歲的楊劉秀華女士,也專程從台北南下,帶來一件天野久吉母親離台前遺贈的嫁妝櫃子,表示要先送還給天野家,再由天野家捐贈給台南市府。

清德感謝天野朝夫先生、楊劉秀華女士將保存這麼完好的文物捐贈給市府,台灣各縣市中,以台南市與日本的淵源最為深厚。台南市有許多古蹟與歷史建築,都是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其中而規模最大的遺產,非烏山頭水庫莫屬。因為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讓嘉南平原從荒地變成良田,也使得世代的台南人無不感念其建造者八田與一。昨日於烏山頭水庫所舉行的八田與一夫人「八田外代樹塑像揭幕」,有200多名日本貴賓遠道而來參與,再度印證了台日情誼之盛。

鶯料理創辦人之孫捐贈文物 

 

記者翁順利/台南報導
堪稱日據時期台灣最高級日本料理店的「鶯料理」,重建工程於七月完工,獨缺可供瀏覽的歷史文物,原始創業者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及時伸出援手,二日專程來台,捐贈料理刀、制服等珍貴文物十餘件及五十萬元日幣,由台南市政府運用。

「鶯料理」於一九二三年正式營運,當年裕仁皇太子到台南視察時,還曾請鶯料理外送餐點到官邸中用膳,戰後,房地收歸國有,作為台南一中宿舍,甚至傾倒殘破,十年前由文史界力爭重建,而撤銷古蹟。創設鶯料理的天野久吉唯一孫子天野朝夫,聽聞市府重建鶯料理,非常感動,因第二代店主的伯父天野彥一郎膝下無子,攜回日本的文物只有料理刀、制服、三味琴,他決定全部捐出。

朝夫的母親幸子女士,返回日本前將嫁妝櫥櫃和鶯料理的便當盒、茶杯、茶壺等餐具,贈送給台北好友楊劉秀華留念,這次高齡九十二歲的楊老太太欣然答應先送還給天野家,昨天也捐贈給市府。

 

市府昨天舉辦隆重的鶯料理文物捐贈儀式,特地安排剛好來造訪台南的日本金澤市議會訪問團觀禮,還邀請高俊明牧師夫婦列席。 天野朝夫致詞表示,文物中的料理刀刻有「正元」店號字跡,他查閱網路資料,造訪出售刀具的神戶店家,證實應是祖父久吉於一九三二年左右採購,作為來台創業之用。他指出,父親久夫從小在店裡長大,常聽祖父說︰「我當年只帶一把菜刀就來台灣,我現在賺的錢比台灣總督還高,你們也要打拚」,所以這把料理刀是鶯料理的開店之寶,相當珍貴。2013/09/02 19:10

追尋先人足跡 天野朝夫感動 

台南鶯料理創業店主之孫天野朝夫夫婦,日重遊重建後的鶯料理,親睹家族先人工作和成長的場所,尤其看到父親天野久夫兒時在庭園嬉遊的照片,讓他感動不已,表示鶯料理正式啟用後,以後會常偕其他家人造訪。

天野家族以鶯料理擁有精緻的小橋流水景觀自豪,但為配合環境管制,市府並未納入重建,讓天野朝夫有點感傷,但他仍從公告牌中的兩張照片,尋獲父親久夫兒提時期在小橋邊嬉遊的畫面,還是很欣慰。
他說,他以為鶯料理已經倒塌,從此成為歷史,但萬萬沒想過,鶯料理有一天可以重建,相信如果祖父、父親知道了,也會相當高興。

當年的鶯料理常有藝妓進駐表演,顧客更是全台政商名流,被視為當時地下行政中心,天野朝夫說,其父不管營運,而負責營運的伯父返回日本沉默寡言,所以真正關於鶯料理經營的故事,他完全不知道,而且昔日客人姓名不浮出檯面似為餐飲界的「潛規則」。
他表示自己已六十七歲,希望有生之年,每年都回到台南,也會帶著孫子一起來,將台南當做自己的第二故鄉。

耆老憶風華 燒鰻飯是絕活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台南古蹟或歷史建築保存大多是公署或廟宇建築,鶯料理未列入古蹟,可查文獻也少,成了南市少見保留下來的庶民建築,見證日治殖民時期的飲食文化,燒鰻飯則是這家餐廳招牌絕活。

出身出版名家的文獻耆老黃天橫憶述,父親宴請很重要的貴賓會選擇到鶯料理,就像現在日式傳統料理,每人一份都是一道一道地出菜,有燒鰻、蒸蛋等,當時高級酒樓十人合菜二、三十元,而一般食堂咖哩二元左右,鶯料理每人份就起碼五元以上。

另一位曾在台南地院服務的方姓耆老說,鶯料理的燒鰻飯最出名,常有法官外點燒鰻飯,類似蓋飯,一打開香噴噴,醬色奇佳,幾乎是沒有別家比得上,「台南流傳愛吃燒鰻這味,鶯料理可能是開山祖師」。

鶯料理創辦人天野久吉,曾被當時美食客封為「台灣第一刀」;文史工作者蔡顯榮表示,天野久吉是昔日府城著名的鶯遷閣廚師,約於民國元年開店創業,刀工一流,飲水思源熱愛台南,交代身後捐款給三個公益慈善團體。

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說,從母親口中得知,鶯料理宴會廳可容納二百人席座,裕仁皇太子巡台時,鶯料理曾供御膳送到皇太子的御泊所(台南州知事官邸),顯見道地料理深獲青睞。

世居鶯料理附近的一位林姓耆老說,他小時候常見佩刀的日本軍官威風凜凜出入,也不一定只有日本人才能來,政府官員、企業聞人宴客聚會,外叫藝旦彈奏三弦、笙歌娛樂,「她們穿著華麗的日本和服,打扮漂亮地坐著三輪車來」,很吸引人。

鶯料理鰻魚刀將捐贈市府 

記者吳孟珉/台南報導
鶯料理廣場改造完工,原持有人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預計九月來台訪問,並將把九十年前的三味線與師傅料理鰻魚菜刀贈予市府展示,讓人緬懷當年觥籌交錯的日本高級酒家風華。鶯料理已整修完成,由工務局拆除圍牆搭建綠籬後,即交由文化局管理開放,但除了建築外,並沒有任何可供憑弔的相關文物。

當年的經營者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在鶯料理度過童年時光,一直隔海關切鶯料理修復工程進度,並提供舊照片做為市府整修依據。鶯料理重顯風華後,他預計九月來訪,並先通過書信表示將送來「展示品大禮」。

此次來台他預計帶來祖母的三味線,經過漫長歲月樂器外皮破損,他還特地送到京都的三味線店修理。另還有當年鶯料理廚房調理鰻魚時所使用的菜刀,根據菜刀上的刻印,確認是神戶的刀具店所販售,可能是昭和初年由祖父天野久吉從日本帶到台灣來創業。2013/08/07 19:19

  

 

 

記者莊漢昌/台南報導

已有90年歷史,占地約200坪日治時期高級料亭「鶯料理」,經由市府工務局整建完成驗收後,為重現「鶯料理」舊日榮景,並為後續「鶯料理」公共空間開放暖身,原「鶯料理」所有人天野久吉之孫天野朝夫不遠千里,將自日本攜來多項相關文物捐贈市府,天野家族友人楊劉秀華女士也慨捐天野家離臺前遺留物件,充實相關文物收藏。

市府將於9月2日舉辦這場「鶯料理」相關文物捐贈儀式,市長賴清德將親自代表受贈,近日來訪的金澤市議會議長橫越徹及議員一行,也將參與這場意義重大的捐贈儀式,為臺日友誼作最佳見證。

已有90年歷史,占地約200坪,一度被指定為古蹟的「鶯料理」,位處當時台南的政經中心,每到華燈初上,門前的人力車穿流不息載來政商名流,店內人聲鼎沸,藝妓穿梭,許多重要的事都在杯觥交錯中談定,被稱為是當時的「地下政治中心」。

鶯料理公共空間 年底開放

123  

鶯料理兩層樓建築,礙於土地使用規定,竟然沒有樓梯。(記者黃微芬攝)

記者黃微芬/台南報導
文化局接手管理鶯料理,目前已著手開放空間動線規劃發包作業中,預計在設置圍牆及大門之後,就庭園公共空間先行在十二月底開放,未來朝委外方式活化;惟二層樓的鶯料理整修後竟沒設樓梯,讓文化局當場傻眼,在無法使用二樓的情況下,只好計劃以投影方式,重現日據時期高級料理店的風情。


鶯料理是日據時期台南知名料理店之一,工務局今年七月完成整修後,交由文化局管理,目前文化局已完成相關規劃設計,內容包括入口及圍籬意象、日式茶道(料理)體驗區、夜間光影投影、竹林遮蔽、櫻花植栽景觀區、廚房料理意象展示及室內靜態展示等。從氣象站旁的巷子走進去,在小徑轉角就可眼瞥見鶯料理圍牆,曾被譽為台南最有京都味的一段路,充滿日式詩意,可惜工務局整修時拆光光,因此文化局決定重新恢復圍牆意象,以手繪日本相關意象圖案來美化圍牆,以穿透性方式,讓遊客在圍牆外也可一窺鶯料理的風采。


主建築部分,一樓磚造部分將以多層次的屏風,重現過往廚房忙碌模樣,二樓木構造部分,因為沒有樓梯可以上去,文化局暫不考慮開放使用,將採投影燈方式,在牆面上投射出觥籌交錯、藝伎舞蹈與音樂表演等剪影;與二樓主建築相連的另一處小空間則預計作為鶯料理相關文物、史料展示室。至於庭園將規劃為露天茶道料理體驗區,文化局將在完成都市計畫土地使用變更後,增設一處營業空間,將來委外營運。文化局古蹟營運科長余基吉表示,鶯料理為何沒樓梯,該局不得而知,僅能先就現況規劃,期能儘早再現鶯料理風華。

市府不知變通 讓二樓變密室

 

市府致力鶯料理活化整修,令人訝異的是屋子修好了,竟然沒有樓梯上二樓,施工單位說法是受限該地為「廣場用地」,外部不能增設,但也未提出討論,讓二樓成了「密室」,凸顯市府整修鶯料理腦筋不知變通;且未來鶯料理的問題還不只沒有樓梯而已,也沒有使用執照,將來文化局活化該建物,還得設法解套才行。

市府願意保存老屋,出發點值得肯定,但花大錢保存整修的目的若不是為了活化再利用,只是為了當模型屋參觀,就頗值得商榷,這也是為何目前古蹟在整修之初,即必須一併進行再利用規劃的道理一樣,避免修了無法使用或不適合使用,淪為養蚊子。

 

鶯料理因為不具古蹟身分,整修結果的評價不一還在其次,但沒有考慮後續的活化再利用,就令人難以接受,廣場用地所在的鶯料理要設樓梯,不是沒有克服的方法,遺憾的是當初市府整修時未能積極重視,讓鶯料理淪為只能看、不能用的窘境,對顯彰鶯料理的時代意義仍是大打折扣,殊為可惜。

 

負責施工的工務局面對媒體詢問為何沒有樓梯上二樓,答覆指出現址屬廣場用地,不能增設任何設施,否則就違反零建蔽率的規定。這樣的說法乍聽頗合理,但細究後,令人好奇想問,沒有樓梯之事難道不應該在施工時提出討論,找出解決辦法嗎?外部不能增設,至少可將樓梯設在裡面吧!市府人員墨守成規,心態可議!再者,鶯料理沒有使用執照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未來欲真正活化,還有賴文化局加把勁。 

沒有樓梯? 工務局:不能增設

234  

文化局對鶯料理的開放規劃,除了將恢復鶯料理圍牆的意象外,二樓將以投影方式,呈現日據時期料理店觥籌交錯、藝伎舞蹈的情形。(記者黃微芬攝)

 

記者鄭佳佳/台南報導
針對鶯料理設有二樓卻沒規劃樓梯一事,工務局表示,鶯料理現址屬廣場用地,不能增設任何設施,否則就違反零建蔽率的規定。工務局表示,鶯料理是碩果僅存日治時期的高級料理亭遺跡,市府編列一千五百萬著手整修,大功告成後交由文化局進行後續活化。該建物屬二層樓設計,但卻無樓梯。工務局表示,鶯料理現址屬廣場用地,依規定上頭不能有任何建物,換句話說就是建蔽率等於零。工務局也強調,當初進場開工時,樓梯已毀壞不堪,僅剩兩層樓主要結構體,因此「當時沒有的東西不能增設」,市府花錢修復僅是針對保留下來的殘址進行維護整修,也沒增設任何設備。

 

創辦人天野久吉 曾是料理界兩把刀 
鶯料理即將由文化局委外活化,再現風華指日可待,其實鶯料理創辦人天野久吉曾是日據時期台南料理界「兩把刀」之一,與一筆料理的永野鶴太郎齊名,兩人廚藝、刀工被公認不分軒輊,傳為佳話。

 

一筆料理是台南最早的料理店之一(在今成功路與忠義路口一帶),台灣割讓給日本後,永野鶴太郎在明治廿八年就來台南了,是台南歷史悠久的料理店;鶯料理則是在在大正元年十一月開張,在大正十三年擴大規模營業之前,是屬大眾化食堂,改裝後才成為高級料亭。

 

事實上天野久吉明治三十八年就來台南了,先是在鶯遷閣當廚師,為感恩及紀念鶯遷閣的日子,所以後來開業以才以「鶯」為店名;平時他除了愛好美食外,也很熱心公益,經常捐獻,他在昭和十一年七月三十日死於家鄉神戶,七月廿八日還要人打電報到台南幫他捐一萬元給軍司令部,五千元捐台南神社,由此可見他的樂善好施及對台南的熱愛,死後還要他太太將骨灰送回台南,安頓在鶯料理,直到戰敗才移回日本。

 

今年九月初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到台南來,曾捐市政府當時鶯料理的工作服、料理用刀、便當盒、樂器三味線及數張老照片等文物,其中天野久吉所用的料理用刀,對日據時期台南「兩把刀」的封號格外具有意義,期待有朝一日能展示出來。(歷史學者蔡顯隆口述,記者黃微芬整理)2013/11/25 19:50

尷尬 鶯料理翻修凸槌 沒樓梯

 

中國時報【洪榮志╱台南報導】

日據時期有「府城地下決策中心」之稱的夢幻料亭「鶯料理」,因年久失修不堪風雨侵襲崩塌。台南市政府斥資1500萬元修繕後,將於月底開放。然因整修後的鶯料理沒有樓梯,無法再利用,成為老屋活化「凸槌」的罕見例子,市府正變更地目進行補救。

台南市古蹟、老屋的數量全台最多,大批老屋經過妥善整修後,紛紛以接近原貌的樣態保存下來,甚至還能活化再利用。

大正年間 最高檔料亭

不過,緊鄰國定古蹟台南測候所的鶯料理,重生之路一波三折。這棟日本大正年間全府城最高級的料亭,占地200坪,曾於1923年裕仁天皇仍為皇太子來台巡視時,被指名負責供應餐食。

當年鶯料理因靠近州廳,成為府城政商名流交際應酬的重要場所,夜夜藝妓穿梭、笙歌不絕。

二戰結束,鶯料理被收歸國有,曾是台南一中退休教師宿舍。後因長期荒廢,民國92年市府將地目從商業區變更為廣場用地。

民國94年,鶯料理被改列為市定古蹟,但隔年旋即因審查過程遭質疑而撤銷資格。

由於長期閒置雜草叢生,附近居民擔心成為登革熱溫床,鶯料理差點被拆除。儘管在民間爭取之下保留,主體建築卻於97年鳳凰颱風來襲倒塌,幾成廢墟。

98年行政院將鶯料理產權撥交市府後,去年工務局斥資1500萬元整修,原本5棟殘破建築修復3棟,無法修復的餐廳則以意象手法勾勒原貌,其餘空間闢為開放廣場。

將重新設計 委外營運

問題是,整修後的鶯料理卻沒有樓梯可上2樓,讓接手管理的文化局傻眼。工務局解釋,整修時原始資料不知去向,建物又因颱風毀壞沒有樓梯;加上廣場用地上的建物,內部不能使用,因此只能保留意象,並立解說牌訴說事跡,供遊客憑弔。

文化局古蹟營運科科長余基吉強調,已送請都市計畫變更地目為文教用地,待完成相關程序後,即可重新設計樓梯以利活化再利用。原則上將委外營運,最好能販賣當年知名的鰻魚飯或果子糖,重現昔日風華。

烏龍!「鶯料理」斥資千萬翻修 竟沒樓梯

花千萬整修,卻沒發現沒有樓梯!日據時期,有「府城地下決策中心」之稱的夢幻料亭「鶯料理」,曾經是許多政商名流交際應酬的重要場所,因年久失修不堪風雨侵襲崩塌。

台南市政府斥資1500萬元修繕後,將於月底開放,供遊客參觀,結果居然出現整修後的「鶯料理」沒有樓梯,遊客無法走上2樓,現在市府正緊急變更地目進行補救。

像是電影中,藝妓台上表演,台下賓客盡歡,在日據時代台南府城盛名的「鶯料理」,黑白照片中,可以看到賓客全都穿著正式和服,旁邊還有員工服侍,餐廳外頭還有小橋流水造景,來這裡用餐的幾乎都是政商名流,原來當年有府城地下決策中心之稱的日本料理「鶯料理」,台南市政府斥資1500萬修繕,將在年底開放,沒想到卻發現兩層樓的日式建築居然沒有樓梯!

台南文化局科長余基吉:「樓梯到底在哪裡,當時候也看不出來樓梯到底在哪。」

原本鶯料理主建築1樓是廚房,2樓是宴客的地點,花了千萬整修,現在卻發現沒有樓梯可以上去,實在很烏龍,1933年建造的日式高級料理亭,原本有5棟建築物,現在只剩下3棟,市府懷疑兩棟建築物中間,應該還有各連接橋梁,可能年久失修不見。台南工務局科長林玉茹:「樓梯的位置和型式,我們去找以前的資料和照片,都找不到之前的史料。」

這棟日本大正年間全府城最高級的料亭,占地200坪,二戰結束,鶯料理被收歸國有,當成南一中教師宿舍,不過因為審核過程,古蹟標準被取消,現在市府已經緊急重新設計樓梯,讓遊客重遊昔日風光

邊做邊改 鶯料理整修本週完工
2013.06 記者吳孟珉/台南報導

日本裕仁皇太子曾來御膳、台南碩果僅存的日治時期高級料理亭殘跡─鶯料理,在欠缺史料、邊做邊改下本週終於完工,未來將由市府管理導覽。建築師陳俊銘表示,為了更貼近原始建築,因此二度變更設計,期間還有日本原持有人孫子跨海來台相助。

位在天壇旁的鶯料理,過去是前庭松園鯉池與接棟的閣樓式和風宅邸,夜晚還有藝妓吟唱。台灣光復後土地登記為國有,八十八年辦理接管登記為中華民國,管理機關為台南一中。由於建築荒頹,經文史界奔波,終獲行政院於民國九十八年函准變更為非公用財產,並撥交市府使用,地目則變為廣場用地。工務局去年三月發包整修殘跡,由一手打造佳佳西市場旅店、海安路藍晒圖的打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承包,但建築師陳俊銘表示這是所做過最困難的案例,主要是鶯料理原始資料早就不知去向,建築又被颱風吹得東倒西歪,因此只能訪視當地耆老拼湊原始樣貌,再從相關的日本建築書籍中找靈感。

還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曾在鶯料理度過童年時光的原持有人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去年至台南尋根,並提供多張珍貴老照片予市府參考,有了第一手史料,陳俊銘說因此二度變更工程設計,讓建築更貼近真實。不過,原預計二百個日曆天完工的工程,延至今才大功告成。全案工程費一千三百多萬元,五棟建築中保留三棟,另不堪修復的原餐廳則以意象方式勾勒原貌,驗收後預計最快七月開放。工務局長吳宗榮表示,未來將指派專人管理及導覽。位在米其林散步路線的鶯料理,未來將連結台南測候所及天壇、北極殿等古蹟觀光路線,成為遊客漫步歷史街區休憩景點。
 

列古蹟又遭除名 鶯料理命運坎坷

2013.06 記者吳孟珉/台南報導
即將重新登場的鶯料理命運坎坷,曾在爭議中被列為市定古蹟,但因為幾成廢墟,旋又被除名。修復後的建築雖是「仿古」,但已足讓人緬懷當年觥籌交錯的日本高級酒家風華。鶯料理位在日治時期的府城菁華區,除了天壇和原台南測候所,還有台南州廳、州協議會、合同廳舍、警察署、公會堂等官署,這兒成了當時洽談公事、交際應酬的知名場所。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的鶯料理,甚至被稱為是昭和年間的台南地區「地下決策中心」。主要服務日本人的鶯料理占地二百坪,呈現典雅的日式建築之美,但台灣光復後變成台南一中退休教師宿舍。

根據市府蒐集資料,日治時期台南共有十多家料理店,但最後僅剩鶯料理建築本體保存,不過也因年久失修,民國八十九、九十二年二度扣關爭取列入古蹟均失敗,直至九十四年十二月市府才將建築物結構本體列為古蹟。列為古蹟後還來不及修復,鶯料理就被鳳凰颱風吹得七零八落,幾成廢墟,因此九十八年又從古蹟名單中除名。文史界力爭整修,努力多年後終於開花結果。
工務局長吳宗榮表示,未整修前鶯料理的殘存木料還常遭竊,甚至被蓄意破壞,因此未來開放後,將會與市警局二十四小時連線,同時設置監視器,以防不測。

日治料亭鶯料理 終於動工整修

2012.03 記者吳孟珉報導
南市碩果僅存的日治時期高級料理亭殘跡─鶯料理,荒廢多年後市府動工再造。完工後可連結台南測候所及天壇、北極殿等古蹟觀光路線,成為遊客漫步歷史街區休憩的景點。位在天壇後方的鶯料理,管理機關原本為台南一中。由於產權問題而荒廢多年,經文史界奔走疾呼,市府與南一中協調,並獲行政院於民國九十八年函准變更為非公用財產,並撥交市府使用。工務局即日起以一千多萬整修。工務局表示,此次整修將以恢復日式庭園的構想,改造為開放式廣場,工期二百日曆天。鶯料理原持有人天野久吉的孫子天野朝夫曾至台南尋根,他說長輩追憶表示,鶯料理是當時豪華宴會廳,可容納二百多人。

鶯料理改造設圍牆 住戶肉身阻擋
2011.07記者陳治交報導
國有財產局無償撥用「鶯料理」,工務局「廣場」規劃,測量時屢遭鄰戶干擾,十二日由警方戒護,強制架設圍牆一道防線。住戶認為是祖產,一度以肉身阻撓,還請來議員關切。工務局強調依法行事。

鶯料理是府城僅存的日治時期高級料理亭,三民里長陳弘烈指出,八年前,鶯料理仍有百分之七十的結構尚稱完整,九十七年因颱風侵襲而倒塌。市府於九十二、九 十三年古蹟暨歷史建築審查委員會審查結果,並未指定古蹟。九十四年,鶯料理重新進入指定古蹟審查,因程序遭質疑,而擱置,目前仍未被指定為古蹟或登錄為歷 史建築。

國有財產局無償撥用「鶯料理」,工務局辦理「廣場」規劃,測量時屢遭鄰旁住戶干擾,強調是祖產。工務局取得鶯料理地籍資料後,確定土地所有權無誤,昨日上午申請警方戒護,架設圍牆,住戶一度以肉身阻撓,請來議員關切,工務局強調依公務行事,如有產權疑慮,住戶可提證據向法院提告。工務局表示,如果順利,八、九月可以發包施工,總工程費一千三百五十萬元,工程包括開放性舖面、植栽、照明、文化展演及活化再利用。

鶯料理再造 古意添新妝

〔2010.01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府城唯一僅存日治時期高級料理亭鶯料理,雖然殘敗毀損大半,市府全力搶救保留,規劃設計案已通過都市設計委員會審議,將以「市民的花園廣場」為主軸,空間改造露曙光,將為府城再添美景。

台灣飲食文化受日治殖民時期影響,鶯料理日式料理店是府城僅存的料理亭庶民文化見証,由於近市役所、警察廳,曾是昔時紅頂商人與政經要員出入場所,日本裕仁皇太子曾來此御膳,相傳日本重量級畫家梅原龍三郎、藤島武二來台南旅畫時也用餐留下足跡。 鶯料理命運坎坷,歷經市定古蹟指定又遭撤銷,經文史界奔走陳情保留,還來不及修復,又慘遭鳳凰颱風吹垮大半,美麗殘軀等待重現風華。

公共工程處表示,鶯料理設計構想定位在都市花園與現地展示館,由於鶯料理具有歷史獨特性,現存舊建築保留活化使用,整區增加穿透性,讓民眾對過去時空有所聯想。

由於原鶯料有廊道串連,如今大都倒毀移除,將用暗示手法以構框出原建築輪廓;不同於附近市定古蹟吳園,鶯料理廣場將注入互動空間,例如兒童遊戲、說故事,提供綠地、藝文、社區活動,同時形塑府城藝術街角意象。公共工程處表示,鶯料理位於原台南測候所、北極殿、天壇三處古蹟,可由點而面接續孔廟文化園區、民生綠園文化園區,營造府城文化新意象。

  • 2013-09-03 02:32
  •  

  • 中國時報
  •  

  • 【洪榮志/台南報導】
 ←日據時期台南最高級的「鶯料理」,重建完成,創業者天野久吉之孫天野朝夫(左)與夫人天野千里(右),2日受邀來台,帶來多件開業時使用過的器物,提供典藏。

 ←日據時期台南最高級的「鶯料理」,重建完成,創業者天野久吉之孫天野朝夫(左)與夫人天野千里(右),2日受邀來台,帶來多件開業時使用過的器物,提供典藏。

 ↓天野久吉使用的料理刀。(許正宏攝)

 ↓天野久吉使用的料理刀。(許正宏攝)

渡海闖出名號 天野久吉被封台灣第1刀

剪刀、菜刀、剃頭刀,早期福建人靠這3把刀走遍天下。日本神戶1位廚藝頂尖的年輕廚師天野久吉,也憑著手中的料理刀,渡海來到台南開設鶯料理,不僅贏得日本皇室指名供餐,甚至還贏得「台灣第1刀」的美譽。

天野久吉之孫天野朝夫說,甲午戰爭末期,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近衛師團進攻台灣之際,聽說神戶有位廚藝頂尖的年輕廚師,於是將他帶來台灣,這也是祖父渡海來台的緣由。

由於當年台南並沒有大型旅館或飯店,日本皇族或政府要員來台視察時,都會下榻在知事官邸,並由鶯料理外送餐食。其中,最知名的1次是1923年昭和天皇仍為皇太子,曾到台灣巡視時,也由鶯料理負責餐食。

 對料亭而言,食材十分重要,天野久吉只買新鮮上等食材。天野朝夫說,常聽父親提到,祖父是精明的生意人,每天都嚴格控管採買的金額,月底支付時也是,徹底堅守營業本位。

天野久吉對茶道、花道也頗有研究,並非只是會做菜的廚師,像正月擺飾會先將伊勢龍蝦的腳拆下,然後再組合裝盤,讓它看起來栩栩如生。這也是鶯料理享譽全台的原因之一。

天野久吉晚年將鶯料理交給長子天野彥一郎繼承,經常往返台南及故鄉神戶,並以神戶出租房屋的租金,四處遊玩,日子過得十分快活。1936年7月於神戶因胃癌病故,享年60歲。

延伸閱讀》

台南‧生活采風:鶯料理 日治時期台南地下決策中心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