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進出感化院 從美髮行業中找到人生價值 太妹變正妹店長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27日電)「我一度很徬徨,直到在理髮中找到自己的價值。」二度進出感化院,曾是太妹的石欣憓,平靜說著過往,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

石欣憓來自單親家庭,因母親要還債,把她交給外公、外婆扶養,讓她從小就很孤獨,母親也幾乎沒拿錢回家,從國中起的食衣住行及學費,都得靠自己四處打工張羅,加上年少叛逆,自然成群結黨在外廝混。

「我曾進出二次感化院,全因結黨偷竊及傷害才被關進去」石欣憓提到國中及高中時翹課鬼混被關,清秀臉龐帶著笑容,讓人無法置信她竟有這一段過去。她說,當時她很孤獨,只有和朋友在一起才感到安心。

結黨鬼混是無法活下去的,石欣憓從15歲起就到傳統理髮店當洗頭妹,看不見未來,也學不到技術,她選擇離開,一度北上到科技廠當作業員,卻也不知未來會如何,直到有天她想到不能再這樣下去,決定揮別過去。

「重新開始的第一件事,就是斬斷過去」石欣憓拒絕和年少時期鬼混的朋友再連絡,接著就是找工作,只是她沒學歷,也沒專業,不如要怎麼開始,就每天翻報紙,找了1年多,依舊沒有著落。

石欣憓想著想著,數度想要放棄自己的人生,踏進八大行業謀生,但有天她看到連鎖的米蘭髮型徵才,才想起自己曾當過洗頭妹,就鼓起勇氣去應徵。「走到米蘭髮型前,我真的不敢進去,徘徊很久」石欣憓說,當時她已20歲了,踏進這個行業算是年紀較大的。所幸她克服心理障礙,打開了自己人生中的大門。

說也奇怪,石欣憓像是天生吃這行飯的,透過制度學習,她不到1年就從洗頭妹升為設計師,6年後成為米蘭髮型的店長,掌管多名員工,還得教授如何理髮。她笑著說,她可能有這方面的天份吧。

石欣憓從理髮中找到自己的價值,和同事聊天,開心時總喜歡吐舌頭,讓人不覺得她早已過了三十而立之年,最重要的是,她對和自己類似處境的人,有著同理心,特別關注,想要幫她們找到人生的價值。今天的石欣憓,陽光開朗活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平均月收入超過50K(5萬元),這是她從前沒想過的。她說,「我要堅持下去,且會和米蘭及理髮同進退,這是我的價值」。1040327

石欣憓 學會對自己人生負責
記者王捷/台南報導2015-03-27

石欣憓對市警六分局的派出所、偵查隊如數家珍,從派出所外觀到內部環境她都很熟悉,但她不是警察,她是米蘭分店的店長,派出所對她來說會這麼親切,是因為她年輕時曾是警方口中的「夜遊族」,也曾因涉入刑案進入感化院,為了幫家中減輕負債,甚至一度想進入八大行業,但她現在找到了人生的出路。

今年卅二歲的石欣憓,從小由外公外婆帶大,小學時就體會到寄人籬下的滋味。國中後跟著母親四處躲債,常常在半夜還得獨自面對上門討債的兄弟人,讓她感受不到家中的溫暖。
石欣憓還記得,小時候的回憶都在淚水中度過,漸漸的她不願回家,常在半夜跟著朋友在夜間遊蕩,高中時就必須為學費、生活費苦惱,當時打工的機會不多,只能在非法的賭博電玩店打工,電玩店薪水雖然多,但工作環境複雜,甚至還目睹好友被一群男子施暴,所幸她逃過一劫。

石欣憓說,年輕時從來沒有享受過生活,直到二十歲那年,在中華日報的分類廣告看到米蘭時尚髮型徵才,強調沒有經驗也可以應徵,記得面試當天,她在店門口徘徊,遲遲不敢進入店內,直到快打烊時,才鼓起勇氣面試。

當時米蘭時尚髮型才剛起步,許漢宗得知她的經歷後沒有多說什麼,隔天她就開始上班,從洗頭小妹當起,也在米蘭學會如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現在她是分店的店長,家中債務也變輕了,未來她想好好享受她的人生。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