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新町、真花園

轉錄自 http://kashmirhuang.blogspot.com/2010/11/12.html

起因是參加了8月底,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所舉辦「臺境之南-府城地名的故事」特展,展場介紹了許多府城老地名的故事由來,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一塊有關「新町」與「真花園」的介紹看板。為了滿足好奇心,展開了一段小小的探尋之旅。

台南新町是日據時期被特別規劃出來的特種營業區,真花園則是最後一間見證新町歷史的有牌妓女戶。而這些,都隨著2009年5月20日真花園的拆除而落幕。就著資料,我嘗試紀錄一段新町與真花園的過往情事。

清代的府城(註1),勾欄院(風月場所)集中在大西城門內外,相當於現在西門路以西的水仙宮周邊、慈聖街、民權路、民生路(註2)、西門路以東新美街附近一帶,娼妓也因地域關係被稱為「城邊貨」。為什麼集中在這個區域?因為府城地區隨著台江內海的陸化,形成了接近海岸的五條較大河道,就是我們熟悉的「五條港」。由於港區的商業活動繁榮,西門城外的水仙宮又是商業總部,金錢交易活絡,這附近自然就變成妓院、酒家很好的落腳處。販夫走卒若想春風一度,只要個百文錢就夠(註3)。

1895年日據之初,台灣花柳病傳染嚴重,日本人只准在府城內南勢街開設妓院(貸座敷)(註4);1907年才頒布法令,准許台灣人開設妓院,台籍貸座敷指定設在粗糠崎、媽祖港、聖君廟三處(註5),至於開設的數量是以地方稅收為考量,低標為准許開設貸座敷20家、娼妓150名;若以票據申請也予以核准,則規模可達40家以上、娼妓300名左右(註6),真花園已然名列在粗糠崎的清單中。光是合法的制定下,就有為數不少的貸座敷被集中於此,可想見當時的一片榮景。

1922年,日人將五條港內的貸座敷遷至新運河南邊的新町(註7),並設置「新町遊廓」特區(註8),以保安路和大智街口的汐止橋(南幹線大排水溝)為界,新町一丁目(橋的北側)是日本人和朝鮮人營業的遊廓;新町二丁目(橋的南側)則是台灣人經營的遊廓,真花園即設立在二丁目。

日本人將「遊廓」制度引進台灣的目地之一,是要統一管理娼妓並阻隔花柳病的擴散。「遊廓」內的娼館需申請營業牌照,將私娼註冊登記、領照管理成為公娼,台南並在1898年設娼妓花柳病治療所(註9),為娼妓定期檢查梅毒,到後來甚至連賣藝不賣身的藝旦也必須到受檢,她們甚至會以死來抗拒這種藐視人權的檢查。梅毒初始是以觸診為主,這讓娼妓們十分痛苦,一旦罹病,則會被迫強制入院隔離治療。不僅如此,遊廓其實是一個被刻意隔離的獨立領域,遊廓中除了有婦人病院,還有貸座敷組合(妓女公會),娼妓們行動自由受限,進出遊廓需要向警署報備登記,違規外宿還會受到處罰。1930年,刊列在《台南市商工案內》的新町區貸座敷就有24家,府城人戲稱『第一賣冰,第二醫生,第三新町,第四跤筲間』,足以印證特種行業極盛的曾經。

至於府城花街柳巷的紀錄者,獨不能遺漏連橫。1900年冬天,連橫辦了一個稱為「赤城花榜」的活動,其實就是歡場女子的選美比賽(註10),當年后冠佳麗就是真花園的李蓮卿。依日本法律規定,女子未滿18歲當藝妓(註11),不得賣淫,但蓮卿卻因為花名遠播,強遭汙辱,16歲就因病過世,連橫為此,集詩五十餘首,稱為「悼蓮集」。由連橫及一些當代詩人所留下多首以遊廓為場景的竹枝詞(註12),可想見遊廓確實是當時不只是販夫走卒,更是文人雅士休閒活動不可或缺的場所,也因此形成特有的風月文學。

新町地區還有一個特別的交易活動:「點煙盤」,目的是為了排解客人互搶紅牌名妓的紛爭。女子端起煙盤請客人,留下最後一支煙給自己選中的客人,表示願意有下一步的交易。透過這樣的活動,保留了煙花女子的一點尊嚴。它後來甚至成為電影拍攝題材。

隨著日本的戰敗,日妓遭到遣返,台灣經營者面臨政府1946年的廢除公娼、肅娼而難以為繼,使得新町風化事業盛況不再,最終僅存的日治時期享有盛名的妓女戶之二:新松金樓,已於2005年已經拆除;真花園(台南市康樂街19號),ㄧ座完整的四合院建築,雖然市政府曾有意將它保留,卻又因為價錢談不攏,屋主在無力維修的情況下,於2009-05-20拆下這塊見證史蹟的招牌,新町在台南的故事,正式閉幕,走入歷史。

註1.雍正元年(1723)所建的木柵城門只有7座,正西因為面對台江內海,未設城門;幾次改築,直到乾隆40年(1775年),八座城門才完備;乾隆53年(1788年),由於近海內縮,於是新建大、小西門,其餘六座城台位置不變。大西門城由現在西羅殿位置內移到民權路與西門路交叉口。
註2.大約在昔日的南勢街(民權路三段近和平街附近)、粗糠崎(慈聖街、國華街與民族路永樂市場一帶)。
註3.根據《安平縣雜記》記載,清代府城夜間巡守的壯丁,每夜的巡守費是一百文錢。
註4.日本話「貸座敷」是出租房間的意思,是日治公娼制度下最低級的妓女戶,只供應妓女陪客,不賣酒菜。
註5.媽祖港街指現在的新美街125巷及民族路二段391巷;聖君廟街指現在的西門路二段381巷。
註6.1907-03-01日日新報漢文版:臺南本島人貸座敷之設置。本島人貸座敷設置問題。所有以淫買為專業。與稍績以為衣食者。既具報其實狀矣。頃聞該廳經訂以四月一日。即實施其事。其營業區域。乃指定外媽祖宮街外四街。然就地方稅收入之上。娼妓之數有百五十名。貸座敷之數有二十軒。若許可只此。尚為最低之標準也。一為漏制其豫算。其票請許可者。或娼妓可至三百名內外。貸座敷可至四十軒以上。是皆許可。凡從來有與于淫賣者之大部。必關羅殆盡也矣。但由貸座敷之設備而觀。大抵先對從來為此者與以許可耳。又只除定期檢徵而外。在其指定區域之內。皆選定適當之家屋。間有須入院治療。與須臨時診斷者。則以從來收容內地人娼妓之婦人病院之一部充之。醫師亦用現在該院勤務者。因其工農業屋宇一應構造及設備。無論咄嗟之間。於衛生風紀等不無遺憾。他日或再現出指定地移轉問題。亦匪人所能料也。其必以現在營業乃許可者即為此也。
註7.光復後,新町區域改為康樂街、大智街、大仁街與大勇街。
註8.「遊廓」制度是指貸座敷營業特定區,算是集體公娼的風化專區。
註9.我沒有查到「台南娼妓花柳病治療所」的資料,但以艋舺為例:1897年底,艋舺遊廓設立私立的收容所,治療娼妓病患;1899年改制為「艋舺娼妓治療所」;1903年改名「娼妓驅黴院」;1904年再改成「艋舺婦人病院」。由台灣日日新報1918/3/11報導看來,「台南婦人病院」曾經座落於南勢街,1918/12/26年才遷移至新町西南方,也就是遊廓遷入新町前已完工,主要功能是否也是如此,我便無法說明。全台共陸續成立過八間婦人病院。
註10. 連橫(1878-1936):連戰的爺爺,字武公,號雅堂,又號劍花。他在《臺澎日報》(後改組為《臺南新報》)漢文部擔任主筆。
註11.日治時規定,合法從娼的最低年齡是滿16歲,但滿12歲即可從事「藝妓」或「酌婦」。日治時期的娼妓業分幾種等級,包括:臺灣藝妲、日本藝妓(賣藝不賣身)、酌婦(陪客人飲酒作樂)、娼妓(陪宿)、舞女(日據中期新式舞廳場所出現陪舞者)、女給(酒吧女侍)等。早期藝旦、藝妓主要是「賣藝」,她們與文人雅士吟詩作對,唱南、北管曲或小調等,甚至必須接受客人的「點唱」,日治時期的藝妲甚至要通過點唱考試,才能領執照正式營業。後來隨著大環境的變遷,等級之間的差異便日益消失,賣身與否的界線也模糊了。
註12.台灣竹枝詞是一種七言體的韻文,內容大多是描寫台灣的地方風光、習俗,有些詩人還會加上註解,幫助了解。例如連橫所寫:「橫匾明燈貸座敷,屏前團坐月明初。桐家柳屋都看遍,別有高砂大女閭。」詩註:貸座敷,即青樓也;桐家、柳屋、亦青樓之名也。高砂亭係貸座敷組合之代表者。

參考資料:
1. 范勝雄:府城叢談(府城文獻研究1) 台南市政府1998。
2. 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35風華造府城 2005。
3. 沈洳瑩:娼妓相關問題除罪化之探討。碩士論文 2007。
4. 謝慧瑾:台南市民俗性京調排場之研究。碩士論文 2004。
5. 梁秋虹:掀起妳的和服來。第八屆性別與健康工作坊 2009年。
6.
陳姃湲:在殖民地臺灣社會夾縫中的朝鮮人娼妓業《臺灣史研究》第十七卷第三期,頁107-149

台南新町、真花園(2/2)

台南府迅速測圖(1896)
日本人准許在南勢街開設貸座敷;台籍貸座敷則指定設在粗糠崎、媽祖港、聖君廟三處
新町真花園(1982拍攝)
轉拍自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35風華造府城 2005

拆除前的真花園((台南市康樂街19號)
轉自自由時報(2009-05-21記者黃文鍠)
真花園內部的庭園造景
自由時報(2009-05-21記者黃文鍠)
真花園2009-05-20拆除
照片借自城市野孩子~傑部落格

拆除後的真花園遺址(2010-09-13)
據說內部房間數多達20餘間,依照遺留的牆面格局看來,的確如此
  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1929)
1922年貸座敷由西門城邊遷至日人新規劃的「新町遊廓」婦人病院及貸座敷組合已經出現

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 (1936) 南幹線大排水溝(現今保安路和大智街口)以北是日人 與朝鮮人營業的遊廓其中朝鮮樓與鮮月樓的妓女來自朝鮮真花園已被標示出來
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 (1936)
1910-1945朝鮮受日本統治,1916年日人正式在朝鮮實行公娼制度
朝鮮人民當時生活貧困,加上色情市場需求擴大於是有許多年輕女性被拐騙,並將之轉賣至各地賣淫
1911-02-27台灣日日新報-漢文版,刊載「蓮卿小傳」作者其實就是連橫
他以劍花的名號,詠嘆1900年在赤城花榜后冠佳麗李蓮卿。蓮卿姓李氏。臺南人。父為拳師。家貧窮諸勾闌。年十五。丰姿妙曼。楚楚可憐。庚子冬。余開赤城花榜。拔女冠軍。一時艷名嘖嘖。所與游者皆文士。原九皋判官贈以詩。有南無一朶。妙蓮花之句。蓋深愛其人。而虞其墜落也。市有某甲者。以販牛獲利。頗事揮霍。見女而悅之。以七十金啗鴇。鴇強命接客。女不肯。醉而污之。事聞。姊妹輩皆恥。而女亦自傷憔悴矣。越年春。有富家子欲以千金脫其籍。而迫於父命。不能就。既數月女亦病死。曇花一現色相皆空。我佛慈悲。其拔之苦惱而登之彼岸也耶。余既憫女之薄命。又幸其早死也。為詩弔之。和者十數人。得詩五十餘首。編而存之。曰悼蓮集。烏乎天之遇人亦苛矣。夫女既有窈窕之貌。聰慧之才。溫婉之性。使得保其朔。亦一難得之佳人也。而天必抑鬱其遇。真之以老鴇之貪。來之以狂且之虐。則女何求而不死哉夫女猶其小焉。世有抱奇才懷異能而佗憏以役者。又何可勝道者哉

1922-06-15 日日新報日刊
三月二十五日偶遊臺南市新町作竹枝詞題真花園,作者紫雲。真花園裡百花香。惹得紛紛蜂蝶狂。我亦隨人來選色。今宵也做探花郎。夕陽西墜女閭開。選色徵X雜踏來。我X聞歌君愛色。一圓花費倒廉哉。別開香國築秦樓。柳巷花街任我由。敷島特來爭獻媚。問誰中選博X頭。鮮花無主落平康。身不自由最可傷。我願公娼早廢止。拔登彼岸使從良。
1986年電影「新町點煙盤」,俞小凡主演,背景是30年代的南台灣。海報標題:請看30年代妓女如何選擇恩客?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