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三大營區飛雁新村、長勝營區、平實營區開發案 樹木遺址何去何從? 公民來決定 台南跨出開放政府第一步

新聞出處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22&nc_id=15468

1.jpg   

 

「飛雁」留不留?公民來決定 台南跨出開放政府第一步

 

文字大小
 133  1 Share0 

 

 

本報2015年5月5日台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有「森林秘境」之稱的台南永康「飛雁新村」,在公辦都更過程,擬將森林樣貌改建為水泥叢林,並因罔顧文史脈絡及環境衝擊而引發爭議。為弭平爭端,市府踏出開放政府第一步,引入「開放決策」程序,邀請公民討論、凝聚共識,以此為政策依歸,並於昨(4日)召開第一次「預備會議」,讓公共參與有跡可循。

曾經是集合優秀空軍軍官的飛雁新村,為了掩護房舍以及偵訊設備,廣植樹木當掩體,如今一場都更,移植了林木,依稀留下房舍模糊輪廓。

樹木當掩體 欺敵無數

飛雁新村原為空軍眷村,土地為國防部所有,起始空間規劃是以樹木掩護國家通訊基地的概念設計,形成屋少樹多的獨特景觀。基地內的樹林早已成蔭,儼然平地森林,據當地公民團體調查,玉蘭花、福木、榕樹、苦楝、大葉山欖、樟樹、楓香、蓮霧等多達20幾種樹,林相豐富而有「森林秘境」之稱,蔚成台南最具特色的城鄉風貌。

2006年,內政部同意由原台南縣府代辦啟動首個都市更新計畫,2013年以《促參法》由遠雄集團以20.9億元得標,在3.5公頃土地中,規劃11棟樓高25~29層樓的大廈,不但改變地貌、影響周邊環境,並將原應開放給市民的公園,包圍在大樓之中,引起公民強力反彈。

面對反對聲浪,台南市政府選擇以「開放決策」回應,並以「願景工作坊」與「城鄉論壇」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願景工作坊預計5、6、7等3個月,分別針對「開發區內樹木保留」、「開發量體對地區之衝擊」、「遺址挖掘及古蹟再利用」與等三大議題進行溝通與討論。

依據台南市政府解釋,包括「決策開放」、「資料開放」「服務開放」,架構「開放政府」的三大項目,三足鼎立缺一不可。

森林變水泥叢林?先經公民審議!

根據開發單位遠雄集團調查,飛雁新村基地內樹群261棵,原地保留34棵,移除16棵,區內移植30棵,區外移植高達181棵。但是民間樹籍清查,樹群總數達411棵,差距極大;而在樹種辨識上也有出包紀錄。

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吳仁邦舉例,將芒果和龍眼樹的資料掛錯;將台灣原生種「掌葉蘋婆」標示為「木棉」,當附近木棉飄絮之際,唯獨此樹毫無動靜。若是樹種調查都出差錯,業者承諾的樹木保護如何取信於民?

去年冬天,遠雄集團為了移樹,修剪基地內樹木枝幹,原本植物攀爬包覆,難得鬱閉的城市森林,變得光禿,僅露出草生地。過程中未思考,喪失森林生態服務功能後,可能對當地的環境衝擊。

另一方面,遠雄將「公園包在大樓內」的作法,民眾譏稱帝寶大廈,一般人恐進入無門、無福消受,既然是公辦都更,相關規劃都應顧及公民使用便利性。

基地內原用來指引飛機進入正確航道的羅針所與通訊所,已列為「歷史建物」,此外,由台灣大學提送疑似遺址試挖,挖出陶、瓷、石片等文物,疑為距今約2000~3500年前的大湖文化「六甲頂遺址」,都深具考古價值,開發過程能不能妥適保護,也須完善計畫及監測。

台南市政府首次開放決策,選定飛雁新村(攝影:吳仁邦)

從工作坊到論壇 公民意見指引施政方向

由於每個議題都牽涉到不同的專業,因此預備會議邀請涵蓋眷村文化、樹木保護、生態保育、公共藝術、交通運輸、都市計劃、文化遺址、法律、審議式民主各面向專家,共16位成員參加,是首個以開放決策模式凝聚共識的案例。

願景工作坊的結論和建議再提交預訂於8月份舉行的「城鄉論壇」,擴大由100位公民參與討論。台南市政府也將從最後投票彙整成成果報告,做為公民決策意見書,提供市政府做為未來施政決定參考。

參加第一次會議後,吳仁邦說,過程雖有些混亂,但相當滿意。有些委員、代表拋出開發相關的問題以及諸多疑點,雖未能於會議中一一解答或討論,卻是起點,一起學習如何聚焦、凝聚共識,因此混亂在所難免;而國防部、遠雄集團也都派員到場,值得鼓勵。

台南市副市長曾旭正表示,預備會議的討論,已就「願景工作坊」的架構和主要議題達成初步共識; 6月也將進一步討論確認城鄉論壇的辦理方式。「台南市的『開放政府』非由市府單方面推動,而是公民得以從事討論和實質的決策,希望藉由此一民主、理性的決策平台,集合眾人的智慧,共同尋求飛雁新村合宜的發展方式。」

欲進一步了解預備會議實況,可連結「台南市政府開放資料平台」中「飛雁新村專案計畫」專頁查詢。

- See more at: http://e-info.org.tw/node/107179#sthash.ltyiHAjC.dpuf

前言
台南市有三處營區正要開發或即將開發。老舊營區裡當然有很多樹木,有一營區已證實有地下文化層。開發時,林相頗佳的樹木、地下遺址怎麼處理?答案,關係基地開發面積,更牽動開發商的利得。可能擬訂統一標準,或視個案而定?市府有何準則?準則怎麼擬訂?是否訴諸全民?議員有何高見?都值得省思。 (記者吳昭明)

目前台南市有三個營區開發案,基地裡都有大片林木,或綠色隧道。樹木怎麼保存?可不可移植?或如何移植?都是好議題。其中,飛雁新村不但有樹,還有遺址,問題已討論多時,更值得探究。就飛雁新村開發案,樹木和遺址的因應模式,市府要求:「除非沒有發現文化遺址,否則不可以動工」,「樹木要原地留置,不可以任意遷移」。遺址如何處理的述說可能有點語病,不過原意應該是:「有遺址就不可以動工」,必須避開遺址,至於避開多遠,有必要明確規範。

樹木「原地留置」的意涵,到底是樹木留置在「原」來的「地」方,不可移動,或只要在飛雁新村這個基地的「原地」即可「移植」。如果可移,怎麼移?多大的樹不可移?標準怎麼訂?或可再思索。遺址和樹木妥善保存,確是好事,不過,必須考量的是,這幾個營區開發案中,有的已決標,遺址和樹木的保存是決標之後才衍生的議題。依市府的原則,開發商如果因此蒙受損失,可能向市府求償?後續的演變,張力相當大。

市府既強調「開放政府」、「全民監督」機制,請立即啟動「公眾參與」,讓全體市民了解詳情後全部家戶做民調,或公投決定後續該當怎麼走。而後凡台南市政府辦理的土地開發案,通案處理,同時決定萬一市府必須賠償,是否由市民埋單。

 

飛雁新村開發 邀公民參與決策
記者吳孟珉/台南報導2015-04-14

台南市副市長曾旭正十四日召開「飛雁新村開放決策」記者會表示,飛雁新村開放決策模式,市府將以「願景工作坊」和「城鄉論壇」兩階段進行。城鄉論壇」開放報名,抽籤選出一百位與會公民進行議題與決策討論,成果報告提供市政府施政參考。相關資料將於四月底於開放政府專頁平台釋出。

曾旭正說,「願景工作坊」部分,將邀集相關專家學者、民間團體代表、開發計畫施行者、土地所有權人,及市府代表等十五至二十位人員參與。針對「開發區內樹木保留」、「開發量體對地區之衝擊」、「遺址挖掘及古蹟再利用」三大議題討論,結論做為第二階段「城鄉論壇」議題討論參考。「城鄉論壇」開放報名後抽籤選出一百位與會公民,分桌進行議題與決策討論,總成果報告提供市政府做為未來施政決定的參考。

曾旭正說,開放決策會理性討論,遠集團代表也會參加,多聽聽大家意見,說不定「開發內容更有水準。」
因飛雁新村內有大湖文化及六甲頂等疑似遺址,曾旭正表示,遠雄的試掘計畫已提交文資處審查,預計下個月即可進行試掘。如果挖到遺趾,面積也夠大,遠雄評估沒有開發利益,有可能不開發。這並非市府不讓開發,而是根據文資法,挖到遺址根本不能動,遠雄不無可能因此自願放棄。

曾旭正:飛雁新村不同松菸巨蛋
記者吳孟珉/台南報導2015-04-14

松菸巨蛋案讓遠雄集團與台北市政府互槓,飛雁新村會不會也衍生違約爭議?副市長曾旭正表示,飛雁新村都更案才起步,兩者狀況截然不同。另同樣有護樹問題的長勝營區,也將比照辦理,納入公民意見。

曾旭正指出,開放決策、參與式民主等制度,在國內外都已有長足的推動經驗,證明是一種讓民意有效參與的方式。此外,透過工作坊、城鄉論壇等會議程序,也可以確保各界的意見獲得理性的表達和討論,更不致於淪為過去「大聲就贏」的民粹口號。不過,遠雄已得標飛雁新村都更案,若市府開放政府最後決策推翻前議,會不會發生類似台北市的松菸巨蛋爭議?曾旭正強調,飛雁新村案還要經都市設計審議,「巨蛋走到很後面,我們是很前面,和台北市不一樣,後段才做翻盤才會有爭議。」

而除了飛雁新村外,他表示,備受公民團體關心的新營長勝營區開發案,也將比照辦理,五月初會在開放政府專業平台釋出相關資料。
另外,未來只要是涉及城市發展及公共想法的重大開發案,曾旭正說市府將會開放市民參與決策,並視必要及早修正計畫,而不是像現在等到都市計畫書圖都公開展覽了才來聽取民意。

市府:盡力保存樹木
(記者吳孟王民)2015-03-21

市府:飛雁新村由遠雄集團得標,遠雄已將樹木保存計畫、文化遺址保存及試挖掘計畫送市府審議,集團強調會全力配合市府,同時盡力保存樹木。計畫通過前,遠雄不能有任何動作。位在東區及永康區交界,占地四十二點四公頃的平實營區,包括陸軍平實營區、精忠三村眷村等,土地百分之九十九屬於國防部所有,市府有九千多坪扺費地可標售。市地重劃工程委由市府執行,區內樹木由市府處理。

地政局局長林燕山表示,平實營區樹群約八成共八百多棵原地保留,加上位在道路預定地,移植文中小預定地的合計近九成樹木保留。樹徑小或健康不良樹木才會移除。新營的長勝營區將辦理市地重劃,區內有長一百多米的「綠色隧道」。都發局表示,都市計畫時就將綠色隧道劃定在行政文教區及公園用地範圍內,多數會現地保留;少數位在十五米計畫道路上,是不是要一併保留,會參酌專家學者及公民團體的意見。

遠雄:配合市府政策
(記者吳孟王民)2015-03-21

李居正(遠雄集團開發科科長):飛雁新村都更案由遠雄集團得標,遠雄全力配合市府政策,公民團體關切的樹木案採原地保存、現地安置及另地安置三種方式。所謂「現地安置」是將位在開發區的樹木移植至非開發區;另「易地移植」是將樹木移至市府指定的飛雁新村外其他地點。
李居正強調,樹木移植會依市府規定做到全樹移植。至於文化遺址部分,等市府同意後才會進場進行試挖掘計畫。

飛雁新村都更案 開放決策首例
(記者吳孟王民)2015-03-21

市府:飛雁新村都更案納入「開放決策」首宗案件,邀請公民團體座談,討論樹群及文化遺址保存,「除非沒有發現文化遺址,否則不可以動工」,「甚至樹木也要原地留置,不可以任意遷移」,公民團體還有一些其他想法,因此飛雁新村案進入開放決策,聽取更多市民的意見,也廣納市民參與的管道。未來其他爭議工程及重大議題也會將公民論壇做為執行政策重要依據。

飛雁新村都更案開放決策操作模式,包括「公民審議」或「城鄉論壇」,除了樹群保護、文化資產保存,或爭議戶與國防部界址爭執問題都會納入公民參與意見。包括平實營區及長勝營區都有樹木保存爭議,未來資訊公開,一定盡最大努力保留,也歡迎市民督監。

謝龍介:賴清德開放政府 不要只喊口號
(記者王捷)2015-03-21

謝龍介(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關於幾個營區的開發案,執行細節無法得知,因為市長根本不進議會,要做什麼工程也不會知議員。賴清德市長口喊開放性政府,實際上執行「賴氏注射理論」。市府操控資訊,跳過議會監督,只讓民眾知道,賴清德想讓民眾知道的事,事實上,有多少民眾知道,這就是賴清德的民主。民眾若到醫院打針,無從判斷針桶裡裝了什麼藥,只能乖乖被注射,想要知道是什麼藥被注射入體內,只能問醫師,但不保證醫生會明說。還好有完善的醫療監督系統,避免醫療糾紛。拿醫療監督體系與注射藥物的關係當比喻,賴清德喊出的開放性政府,就是試圖破壞監督權。

假設市府推出的政策是裝在針桶裡的藥劑,藥裡含有什麼有害物質,民眾無法得知,要靠監督體系才能維護民眾的權益。議會扮演代替人民監督市府的角色,但現在賴清德不進議會,誰來監督「賴醫師」開什麼藥?

賴清德口喊開放性政府,但市民得知的資訊,都是由市府提供,以營區開發的案例來看,市府要求,要確定營區內沒有文化資產才能動工,另外也不能移動樹木,但建設公司有判斷文資的能力嗎?若是市府請專家來判別文資,又是請哪些專家?這些資訊有公布嗎?

民眾只能知道賴清德想讓民眾知道的事,假設市府為了利益,私底下與集團掛勾呢?難道市府也會大方讓民眾知道嗎?
賴清德的開放政府是玩民粹,令市民誤信可以解決目前政經問題,那麼賴怎麼不選幾個有監督到市政的民眾出來背書?以營區開發為例,呼籲賴勇敢面對監督體系,不要只喊口號。

林燕祝:開放決策能否落實 有待觀察
(記者張淑娟)2015-03-21

林燕祝(市議員):市府對永康區飛雁新村都更案擬採開放政府決策,提供文化資產和生態保育等相關訊息,但能否落實執行有待持續觀察。
飛雁新村都更案近九成住宅區變為商業區,雖提高土地經濟價值,但只保留一成綠地,比例最受議論,尤其網友集結調查樹木量有四百多棵,市府農業局卻只掌握有二百六十一棵,相差很多,且區內約八成老樹未能留在現址要移植它處,有商榷餘地,更要避免發生濫砍情形。

如今市府採開放決策要求遠雄集團,除了樹木要原地留置不可任意遷移外,一旦發現文化遺址也不可以動工。飛雁新村地下有六甲頂遺址,埋有珍貴陶、石、瓷等器具,預期正式開發時可能會有更多器物出現,為減少文化資產破壞,市府宜未雨綢繆提出因應方案,以免影響開發進度。

樂見飛雁新村都更決策訴諸全民監督,擴大民眾參與層面,不過,都市更新因涉及整體發展考量,理想和現實間往往呈背道而馳狀態,要建立共識,有賴理智溝通協商,才可促成,至於開放執行準則也要有明確規範,全民監督實際如何執行也有必要說清楚,以免流於口號。

李坤煌:飛雁開發案生變 遠雄也受害
(記者張淑娟)2015-03-21

李坤煌(市議員):身為市議員,也是永康文化協會理事長,在飛雁新村都更案開發之前,協會即根據永康市志,永康相關文獻史料記載,現場發現零星文物碎片。如今開發案因文化遺址和護樹等相關單位關切,投下變數,最大受害者除市民外,應該就是遠雄集團。期望開放政府、全民監督能讓開發案更公開,也解市民疑慮。

去年八月四日承包商現地地質鑽探時,大量史前文物出土,確實如文史資料記載,存有為史前二千年至三千五百年的大湖文化六甲頂遺址。如今相關文史及環保護樹團體相繼為歷史建案及老樹請命,市府也下令除非沒有文化遺址否則不可動工,導致整個開發案動彈不得。

飛雁新村都更開發案,受害最大除了市民以外,應該是遠雄集團。市府聲稱一切依法處理,若因文化遺址,依文化部文資法規定,必無法進行開發,但遠雄以近二十一億元標得該案,且投下大筆人力、財力做規劃設計,目前已進行現場地質鑽探,若無法開發,市府就該負最大責任。

飛雁新村內傳原通訊所等建物早已列歷史建築,該處又有密集樹木群,市府接受國防部委託辦理都更,即使未發現文化遺址,也該知道有歷史建築及密集老樹,卻未重現。規劃設計完成,興建地點是否有文化遺址,是否有應保留之樹木,市府不知,遠雄不知,民眾更不知。

市府提出執行「開放政府」、「全民監督」,那就該把開發前飛雁新村現場,歷史建築及樹木位置、數量,及「文化遺址」試掘位置,在區內遍布情形與開發案規劃設計圖一併公布,讓全體市民可清楚對照檢視,是否真正保留維護歷史建築及樹木,同時也不會損及珍貴史前文化遺址。再則應同時公布遺址試掘審議委員名單,試掘進度、試掘時間及地點,接受實質上「全民監督」,才可解市民疑慮。

張世賢:長勝營區應速開發 民意所趨
(記者翁聖權)2015-03-21

張世賢(市議員):長勝營區老樹的綠色隧道景觀要想辦法保留,土地開發也要符合當地民意。長勝營區開發案只有樹木保育問題比較簡單,永康飛雁新村有文化遺址,狀況比較複雜,不同的個案應該用不同的方式處理。長勝營區儘速開發,應該是多數民意所趨。

新營長勝營區都市計畫已經南市都委會審議通過,將以公辦市地重劃方式開發。預計一○六年動工。既然台灣護樹協會於市議員蔡育輝舉辦的首次公聽會,要求老樹就地保留,開發規劃避開老樹避免破壞綠色隧道景觀,市府就應趕快想辦法解決問題。

至於長勝營區開發案應否比照飛雁新村都更案,適用「開放政府、全民監督」?所謂的「開放政府、全民監督」可行性如何?市府重大決策捨棄議員所代表民意的監督,會不會產生更多後遺症?希望市長賴清德要深思檢討。

蔡育輝:長勝綠隧動向 應速辦公聽會
(記者翁聖權)2015-03-21

蔡育輝(市議員):市政建設與樹木保育應併重,新營長勝營區「綠色隧道」是市區內少有的特殊景觀,是駐軍訓練的歷史遺跡。「護樹聯盟」主張「原地、原貌保留」與市府支持的「原地留置」有非常大的差異性,市府應嚴謹面對有不同意見的公民團體,誠實告訴市民市府的政策為何。
面對地主「支持重劃開發」與護樹民眾「老樹原貌原地保留」主張的衝突點,市府應盡速辦理公聽會說明最後決策,不要延宕既定市地重劃期程。市府要有能力做到「雙贏策略」,尤其是對新營地區護樹民眾期盼「綠色隧道原貌原地保留」與建設開發併重的目標,以樹立「開發與保育並重」最佳典範。

市長賴清德口中的「全民意見」,雖然是很好的方向,但全民包含哪些對象?還是「全民」二字定義依然由市府自我解讀即可,應該要講清楚,不應該玩文字遊戲。市府強調「開放決策」,不表示賴市長會依市民建言施政或尊重少數人民意見。每件開發建設案都關係全民權益,利益團體也各有立場,很難完全取得共識。如果全民決策最後變成「成功在我賴清德,失敗在民」,反而會成為不負責任的「開放」政府。

趙昆原:長勝多屬私有地 地主盼開發
(記者翁聖權)2015-03-21

趙昆原(市議員):永康飛雁新村都更案與新營長勝營區開發案不一樣,長勝不應比照飛雁新村處理。飛雁新村產權單純為已騰空的空軍眷村土地,所有權屬國有。長勝營區百分之八十的土地是私有地,公有地不到百分之二十,地主多數希望能趕快開發。

長勝營區在縣市合併後,市府朝向轉型為興建五星級觀光飯店暨旅遊服務中心方向發展。開發符合多數民意的方向,希望市府開發進度不要拖延。至於老樹保育的問題,可以邀請樹木專家提供建議,只要事先做好妥善規劃,相信一定能找到好方法。

長勝營區開發案應否繼飛雁新村都更案,成為「開放決策」的個案?問題是到底什麼是「開放政府,全民監督」,這項目標要如何執行?市府應該要說清楚。如果針對一百個民眾調查意見,卻有三、四種不同的立場,市府要如何做決策?是否號稱「全民政府」後,行政機關就不用對議會負責?這些疑問,都有待市府高層深思。

林阳乙:文化資產保存 比蓋大樓珍貴
(記者張淑娟) ​2015-03-21

林阳乙(市議員):飛雁新村有文化遺址和老樹,文化資產比蓋大樓還珍貴,有遺址那就不能任意而為。
真的不知道什麼是「開放政府」?「全民監督」?只知道這只是市長賴清德不進議會引發的民怨,所想出來的口號,若依據市府要採取開放政府,讓全民監督,首先一定要先廢除議會。

果真以開放政府來施政,那施政品質全民怎麼管,正如飛雁新村開發,已委託遠雄,現在要採開放政府全民監督,是不是用公投方式讓全民來表決。如果任何政策都要用民調,用公投,由全民決定,真不知這個政府要如何做事,所以這個開放政府就像以前皇帝制度,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監督單位,而是皇帝說了算,那又算那門子的開放政府全民監督。
飛雁新村的開發,一定要本著文化資產才是本,別讓建商蓋了樓賺了錢,拍拍屁股走人才好。

王家貞:平實樹群保存 應比照飛雁案
(記者鄭佳佳)2015-03-21

王家貞(市議員):平實營區有一整片樹群,為落實台南文化古都美名,應比照飛雁新村老樹保存的模式來走。市長賴清德不斷強調要實施開放政府,那應針對地方疑慮說清楚,講明白,別只是顧著動土,後續就沒下文。台南市以文化古都自居,也因此在重大建設案若牽扯到有老樹、遺址等文化資產,都應用最高標準來思考如何保存,否則根本有愧於古都之名。

平實營區開發案,有老樹、遺址等疑慮,市府要用最高標準來審思如何處理。賴清德既然強調是開放政府,要讓全民監督,就應將地方關切的議題,說清楚,一解地方疑慮後再來做。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